09白色之旅 — 第一日(香港 > 札幌)

前言:
每次去旅行都會選擇最早的航機到達目的地,為的要善用整個的假期,因為當去旅行時,就像一個倒數的時計一樣,每秒鐘也像和時間競賽,遲了一秒,你的旅程便會小了一秒去運用。




1. 選擇航班
到北海道的直航機不是每天都有,一星期只有四班,所以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便只有選擇這四班中的其中一斑,時間也會在早上出發,只是比平常出發時間遲一兩小時,雖然只是差一兩小時,但我們便不用大清早起床,去趕那班最後的通霄巴士到機場。


2. 爸媽送別
每次去旅行,雖然行李不多,但爸媽每次也會送我到巴士站,看著我上車後才離開,雖然我個子細小,但也是孔武有力的人,而且又不是什麼小朋友,所以他給我拖行李到車站,我總是十分不願,不過也隨他們吧!我又不是每天都去旅行(但能每天都去旅行是我多麼想的事)!


3. 到機場check-in
等了一會,巴士便到來,這架巴士也比較從前搭那班的通霄巴士梳落,否則便要走到樓上才有位坐(帶著行李,總不想它離開你太遠),雖然乘客不多,行李架上雖仍有空位,但架上的行李東倒西歪(因大家只為方便自己,放上去便算事,如要將行李放好,他們又要再費氣力,這便是公德心了,香港人最沒有的,所以我也是),想將行李放好一點也有點困難,好不容易才處理好它,大約四十分鐘的車程便到了機場,因我們巳網上check-in機位,所以用了特快的通道去寄存行李及取登機証,跟住便辦理出境手續,再經過海關人員的檢查,我們便來一個上機前的指定動作 — Burger King早餐,雖然Burger King現在有多間店巳進注了香港的旺區,但看到隔鄰的一間好像很不濟,最後還是選擇Burger King。




4. 在飛機上
時間真的過得很快,吃過早餐,買過了雜誌,再到了洗手間,到上機的閘口時,巳經登出最後召集的指示了。雖然坐位是經濟位,但今次的坐位比較特別,是最前排的,最前排的坐位除了可以比較早享用飛機餐外,還可以得到比較大的空間, 而且這是一架新款的飛機,所以比舊的更大,更舒適,由香港到札幌大約要五小時航程,幸好國泰的飛機有電影及其他的節目看,否則在機上除了給飛機餐拍照和拍藍天白雲外,這五小時便不知道怎去打發。




5. 新千歲
日本較香港快一小時,而我們大約在當地時間三時十分巳降落,從機窗看出窗外當時沒有下雪,跑道上也沒有積雪,而太陽微弱的光線巳表示他開始收拾回家,當飛機正式停定後,我還看到機外的機組人員向飛機敬禮,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的, 當時想:「香港的機組人員會嗎﹖」




6. 過關
在日本辦理入境手續也很快,不過入境櫃位會給我們拍照及scan指紋,他們scan指紋的機器就像香港的e道一樣,不過要兩隻手指,另外拍照時,我還向著鏡頭笑,差點還做出一個V字手勢,如果我真的做了,他們會不會不給我入境﹖


雖然辦理入境手續快,但等待取行李的時間比較長,太約等了二十分鐘才拿到,在等待行李的時間,我們見到海關人員帶著輯毒犬到處行,那些輯毒犬的樣子十分cute的,真的很想和它們拍拍照(當然不可能)。當拿過行李過後,又要排隊等待當地的海關人員問話及抽樣檢討行李,如果你前邊的人給檢查行李,又要再多花五分鐘時間,因為他們是真的每樣都檢查,而我們經過時,只是問問話罷了,「滑雪嗎﹖」、「購物啊!」


經過簡單的問話,我們正式踏進北海道了,經過出機場大堂細小的門口,我見到一張紙貼在門上,正當我細心觀看時,有位日本美媚問我的名字是否在上邊﹖而我指著板上我的名字(如果我的名字隔離有相,我還以為給人通輯)及回答這是我的名字,而她就像如釋重負(因為板上還有數個名字,可能我是第一個),其實那位是日本當地旅行社的職員,而我們之前因與國泰假期買package,所以這是他們給我們由新千歲來回酒店(新札幌)的JR車票,而那位日本旅行社的美媚還用流利的英語給我們解釋車票及指導應到那麼換JR Pass。由於換JR Pass的地方是下層(1/F),而我們因為有行李在身,所以推車會舒服一些,也所以要乘搭升降機,而他們的升降機又因為大細小了,所以要第二輪才能乘坐。


7. 換JR Pass
我們要換JR Pass的地方是叫Twinkle station,這個專為遊客服務的地方,由於換Pass的人數眾多,雖然心理上巳進入了旅行狀態,但腦筋與動作也未能配合,所以做每樣東西也很遲鈍緩慢,正當我還在猶豫的時候,有一個Twinkle 的女職員問我們有什麼可以幫助,給她講明我們的來意,便給我們一張form填個人資料, 然後再等一等,他們便為我們辦理JR Pass手續,本來想預訂後幾天的車票,但我先前預備好了要預訂的JR 班次資料不見了,還好,我在另一個detail schedule入邊有寫下日期時間及班次的名稱,而我們又不想在大堂打開行李搵放好了的資料,返正預訂車票明天到新札幌的JR站也可以,所以完成JR Pass的登記及正式取到JR Pass後,便立刻乘JR火車到我們的第一二晚酒店 — Sheraton Sapporo Hotel。


8. Sheraton Sapporo Hotel
我們走上了一架終點站是小樽的JR,我知道會途經新札幌站的,所以二話不說便跑上去,花了半小時的車程,便到達了新札幌站。之前我在JR上巳看了由JR站到酒店的地圖及路線,方向很容易攪清楚,但我們卻行到了一個露天停車場的二樓,結果我們又要提著行李走到下層,才能將行李及我們自己帶到酒店。雖然只是短短兩分鐘的路程,但要拖著行李在雪地上走是不容易的事,而且我們還要應付路上的冰,否則很容易便給它滑倒。


從酒店的外貌看也很不錯,我們很快巳辦理好入住手續,而我們被編到24樓,房間大小很適中,從窗往街上看的觀景很不錯,白色的雪再佩上矮小的平房,給我們感覺很平靜的感覺。小休過後,便踏上正式遊玩的行程,我們今次搭地鐵到大通站,由於大通地鐵站實在太大,所以我們要走上地面才能鑑別方向,而第一站便是到狸小路,由大通到狸小路,只要花一兩分鐘便能到達(其實地鐵站有出口直接到狸小路,在行程最後的一晚才發現),那裡有買手信的商店,有食店,有賣衣服的,但我們只是草草的行過狸小路三及狸小路四,因為肚子巳經通知我們是時候吃晚餐,而第一晚的晚餐,我們選上了 — 蟹將軍。在出發前幾天巳從香港預留當晚的飯枱,我亦收到他們的confirmation,但因Debbie的腸胃炎剛好的關係,所以又再通知他們將飯枱安排在我們行程的第二晚,但直到上機前的一刻,也沒有收到他們的回覆,所以都不知道他們巳收到了通知還是沒有,因為害怕到了卻沒飯枱給我們吃,當還在左思右想的時候原來巳走到了飯店門口,一隻大大的蟹就掛在門口就是這裡活生生的招牌。




9. 蟹將軍
日式店子通常要先除下鞋才進去,而我們就差點穿著鞋子衝進去,交給她們之前的我收到的confirmation email,她看了一看,便帶我們到飯枱,而我們的飯枱是位於地下樓層。來吃飯的人不算多,而安排給我們打點的,卻是不斷說著日語的女侍應,我們巳說明我們不懂日語,可安排懂國語的侍應嗎(因我知道是有的)﹖但她仍舊說日語,我們也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好像說有需要叫穿和服的人落單便可以,後來見到帶我們入來的嬸嬸,問了她拿一個中文的menu(雖然之前那個有圖,但全是日文),雖然之前上網巳看過她們的套餐,仍鎖定了會食那一個,不過還是再來一次看看那一個比較好吃,而且她們的套餐實在太多選擇,不過感覺一個餐好像不足夠我們兩個人吃,而散叫食物又好像差不多價錢,所以最終選了兩個餐,一個大的,另一個是比較小的,在圖文並荗的Menu下便落了第一個餐。我們用拍照的方法去打發等待晚餐的時間,我們也東張西望,發現坐在我們


最近的一張枱 是四個四十歲以上的日本女性在吃飯,而我多次偷看她們所點的菜色,好像沒有一樣是蟹做的,初時她們也輕聲談話,到後來正式開飯後,只見她們很小心及輕輕的吃飯,沒有發出聲響,沒有對話,當中只有吃飯,直到她們吃完飯後,才再次輕聲說話,而她們結賬的一刻,也是輕輕的離開。


我們所點的套餐很有規則的送上,每當吃完一道,下一度才會放到你面前,雖然我們不是特別的偏愛蟹,而且吃蟹也一點不便宜,不過如果來到北海道不吃蟹,就好像沒有到過一樣,而首先送上有蟹沙律、蟹膏、蟹肉豆腐、一塊過的蟹子、這巳經令到我們身體的膽固醇標升,後來珍貴的蟹刺身,還有蟹腳、蟹鉗、蟹肉燒賣、炸蟹蓋、還有手卷,每樣食物對我來說很有新鮮感,因為在香港沒有吃過, 而又不見得香港有這種吃蟹的專門店,就算有也應該超貴,而且新鮮程度一定比下去。




枱上凍吃的食物巳差不多給我們數清之際,阿B巳經達到九成半飽了,巳我也有飽的感覺,而不斷對我們說日語的女侍應便送上套餐最後的一道菜 — 火煱。 不像香港的打邊爐,因為這個火煱是女侍應會在你面前,將食物慢慢送到火煱中, 直到桌上剩下的一塊白色東西,她好像說我們吃完火煱上的食物後,才放下這塊白色的硬塊,原來這塊是糖包著的日式年糕。不一會,我戰勝這個火煱之際,我就將這塊年糕再加上火煱的湯送到肚子裡,再多喝數口的火煱的日本甜湯,正當我巳到達九成九飽的時候,我還在想這個火煱為什麼與我看Menu的不一樣時呢﹖這時女侍應又再一次出現,而且她手上還多了一碗飯,跟著她張這碗飯放到我們的火煱中,然後用大火熟給我們,再在上邊放一些紫菜及七味粉,雖然巳經飽得要命,但也至小要吃一點才放棄,總好過浪費了她的心機及食物,不過如果我早知道她會這樣熟一個湯飯給我們吃,我之前就不會喝那數口的甜湯,雖然最後我巳盡量吃完所有的食物,不過還是剩下小許的湯飯,而且還有應付真正的最後的一道菜 — 甜品 。


正當巳經給這個蟹將軍弄得動作緩慢之際(食得太飽的關係),我們便請女侍應幫我們影合照,跟著便慢慢地去出收費台,而我們因為是網上預訂,而且我又印了在網上的coupon,所以她給了我們九折及送了我們的第一份手信 — Royce 的朱古力味的薯片,不過原來他們的餐牌上的價錢是沒有加上稅,所以九折完了便要加上稅,價錢當然比餐牌的要費小許。在蟹將軍裡見到數個香港人家庭,覺得香港人真的很沒水準,因為其中一張枱的小朋友,不斷在食店尖叫,而這個小朋友是沒毛病的,但他們的父母卻視若無睹,連制止他的意欲都沒有,這不但騷擾了其他的食客,更影響了香港人的形象。




10. 薄野的繁榮
而我們之前除下的鞋巳經放好在門口等待我們,跟著當然在門口拍數張相,又拍一拍札幌夜裡繁榮的一刻(蟹將軍是在薄野,而薄野是夜夜笙歌的地方,與札幌給人的印象很不同,而薄野就像新宿的歌舞妓丁一樣,不過我們今晚只在薄野的外圍)。正當我們拍照之際,看到當地的一些「飛形」青年,還送上了一個和平手勢給我們作見面禮。跟著我們又慢慢的行了一會,感受一下札幌寒冷的夜晚,當中看到很多很有型格的半商業樓房,再在大通公園的電視塔附近拍了數張照,才開始回酒店。




11. 回酒店
我們再次乘地鐵回到新札幌站,在站內停留了片刻,為的是要打電話回香港,跟家裡的人報平安,這時卻發現了牆上的數張海報 應該是數張很colorful的海報, 這不是安室內美惠的海報,更不是其他明星的海報,而是一些被通輯犯的海報(為什麼通緝犯的海報也這樣特別)。





而在我們打電話的附近,又有兩部發出耀眼光忘的汽水機,細看下發現了日本汽水機有名的玉米湯,雖然當時飽得要命,但也要買回去細細品嚐,由地鐵站回酒店的兩分鐘路程 我們又用上了二十分鐘,不是因為又要拖著行李回去,而是我們又在雪地上玩了好一會,才再拖著疲乏的身驅回酒店。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