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掃墓

上星期六,我們一家回鄉拜山,由於怕人多的關係(在幾天長假其實也不會小人得去邊)。早上六點半便要起床,在火車眼見的人不算多,但當我們到達羅湖關口時,發覺比我們早起床的人大有人在。近年海關與火車在控制人潮方面巳處理得很好,反而是由深圳回鄉的巴士的人潮方面出問題,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要坐的車的隊尾在那裡,你不知道你還要等多久才能上車,還有你永遠不會知道還有多小人在你的前邊排隊,因為有很多人會打你的尖,有更多的人用一個人的力量,去為著他二三十個的家人在排隊。今次回鄉的巴士方面,巳比較起之前處理得好好多了,至小巳防止了不小想打尖的人,因為在最尾的一段有鐵欄欄著,不過我們還是要用上三個多小時,才能由香港回鄉。


用上了三小時的時間(還未計回程的時間),是為著一小時的掃墓,在那裡乾企,是我的指定動作,跟著再用上了等待食飯的時間,三吹四請下才能找到人落單及追餸,結果來的餸,我大部份也沒吃,而全枱最好吃的,便是前菜 — 花生。


由於二哥在深圳的家又多養了兩隻小狗的關係,所以下一個的目的地,便是先去看看他的小狗,然後再一家人一起晚飯。這一程是我、 BB,坐哥哥的車子,由於內地人對自己的生命視如糞土的關係(因為他們會在馬路中心整單車),而且我哥的技術也很辣(不是爛,真的很辣),所以明明想與周公子來一次釣魚比賽,不過我決定等多一會,不過還是給周公子帶到比賽當中,直到哥哥差不多回到家才返來。


站在哥的家門口,他那隻該死的Miki巳不斷的叫罵著我們(又黎?未死過呀?),而眼見的兩隻小狗,原來一點都不小。而小的兩隻在這拉,在那拉,弄得我哥都手忘腳亂,平時在街見人帶著狗散步,多寫意,多好玩,背後卻要忍受著它們的氣味、拉屎、拉尿、它們的毛在家到處飛、它的口水、它突如其來送給你的禮物(因為啲狗會覺得D屎屎在鞋裡會防止香港腳的)等等… 而那隻該死的Miki,直到我用她最怕的東西對付它後,它才停下不再罵我們。


因為塞車的關係,爸媽他們用了兩小時才回到深圳,跟著我們到了哥的家附近的腳底按摩,地方也算企理。而當日有幸見識到她們開會的情況,一大班人在大堂排隊,經理就在眾人面前,炳那個今個月表演最差的員工。


晚餐在隔鄰的一間名叫東北虎的中菜吃,東北虎是吃東北菜的,差不多每一樣野都是辣的,當然這餐比起午餐不知好吃多小倍,感覺好得多,至小我不用對著我不想吃的食物。


吃完晚飯,與二哥道別後,便搭深圳的地鐵到福田口岸,他每次也提我們要小心銀包(上次也見識過他們的利害了),今次一上車,便見到一個形跡可疑的人,我全程看著他,爸一上車,那個傢伙就用手隔著褲去頂我爸的褲袋,跟著我不知道他測試到爸褲裡邊沒有東西給他偷,還是看到我們一大伙人,還是有其他原因,他好像停了他的動作,所以在內地總要小心一點自己的財物,他們真的有千奇百怪的方法去偷你的東西。


在回程的路線上,大哥提議我們由落馬洲搭小巴去元朗再乖西鐵回家,因為一來平,二來小人一些,時間上也差不了多小,而且在西鐵站還可以有接駁巴士直接回家。


總結:無論下次什麼情況,都不要正日回鄉掃墓,人多又辛苦,攞自己離攪。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