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白色之旅 - 第三天(午2)





當再次走到堺町通,手上拿著熱到不能放進口的朱古力熱飲,當經過數分鐘在寒冰的天氣下便凍了下來,在堺町通全是手信店,當中也有一點即食小食店,便是燒帶子、海鮮及燒粟米,雖然我們訂了的酒店還沒見到(路是走對了,但要走多遠仍是個迷)再加上時晴、時雨、時雪的天氣,當時的心情多小也有點影響,但美食當前是不能放過,所以也要在堺町通與小食血拼一番,最後選上了燒帶子及燒粟米,由於小樽近海的關係,所以海鮮是非常新鮮的,而我們點了的帶子非常鮮甜,雖然有小許沙,而且還附有帶子的內臟(雖然Debbie巳為我剪走了它),雖然好吃,但我有小許抗拒的感覺,因為我不會吃內臟的;每次想起內臟也有想嘔的感覺,吃過帶子後,我們便等著吃香甜的燒粟米,在等候的時間我們在拍照,而那個燒粟米的人員還特意當我們的佈景板,真會給我們這群遊客開心,當我們接過剛燒好的粟米,真的不能與我們在香港的比較,無論味道及價錢也是超出香港的數倍,粟米是超甜及超爽的,雖然價錢有點貴,但在香港Three Sixty買也要差不多價錢,令我深深明白到日本貨的威力(以前在日本公司工作時,那些日本老闆不要那些大陸造IBM notebook,死也要自己返回日本買一台日本Fujitsu,就是這個原因了,這就是MIJ的威力)。










經過了不斷的吃食看吃食看循環數次後,Debbie仍對這個模式很享受,但我的背包及手上的行李仍緊釘著我,而時間巳經是三時多還沒有看到酒店的跡影,我的心裡也開始招急起來,而且雪又開始打到面上,所以當看完了某一賣海鮮的店子,我們便決定要先到酒店check in及放下身上的行李,休息一會。





太約走多了十分鐘,酒店便在我們的前方,還記得訂這間酒店是非常的麻煩,雖然他們有reservation system,但每次只放出近兩三星期或最多也不過一個月的房間,所以想早一點訂到房間好使我可以安心一點,但多次email詢問也得不到回覆,而我最想訂到他們在頂樓的那個特別的房間或一些比較高的位置,最後,還是得不到他們的回覆,就算我用上其他方法也不得要令(特意的訂錯日期,然後叫他改時間,最後他回覆給我cancel,其他的全不回覆)。最後,還是在Jalan胡裡胡塗下給我訂到了房間,不過這房不是我最想住的,不過也得接受。


這酒店最大的特色是房間對著運河,所以可以看到運河的不同景色,而在頂樓的房間,更是全落地玻璃的,而從外觀看是一所歐洲式的懷舊酒店也是吸引我們之處,而其他林立在運河的酒店,不是沒有窗看運河看景色,便是不合我們的格調,所以最終仍選上了「她」。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