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旅行(八)



這是這個旅程的最後一天,仍是安排在酒店吃自助早餐,而在reception有waitress守著,我相信是防止一些混水摸魚的人進來,另外她還會在我們的coupon寫上我們的房號,但由於我們佔了三間半房的關係,而又不是順號碼的,所以我在不記得下每次也講錯給她聽,而其中一位waitress因在我們這張coupon上寫了又刪的關係,所以對我送出一個特別的禮物 — 黑面。帶過位後,餐廳安排了一個識廣東話的waiter服務我們,原來他是從香港來讀書的,我相信是星期日的關係,所以走到這裡來當part time。


早餐後,我們便要安排自己的行李在某段時間放到房間門口,跟著便有bellboy來收集,其實這個動作有多小問題,行李被人取走了怎辦﹖行李在運送中途不見了怎辦﹖始終又沒有reference給我們,不過當我見到Bellboy準時到來,也給了我有一點的信心。


我們今日的第一個景點便是到前身是國民黨的總部,而現在是海事博物館,變為一個海事博物館是因為當年國民黨在在野期間,因沒有錢而賣了給長榮的老細 後變身為現在的海事博物館,其實館內的模型非常精美,造工很好,但很可惜除了地下的大型展品外,其他的模型都不能拍照。



又是食的時間,對…食完也沒有兩個小時,又要再食。今次被安排在三德大飯店的餐廳,吃一個日式料理加火煱的自助餐, 說實話,這一餐是這個團最差的一餐,但其實這餐是OK的,只是這一餐比較起之前的每一餐會有一個強烈對比,而且兩個多小時前還在五星級的酒店吃早餐,現在卻置身在四星(還是三星)的酒店吃午餐,所以給我們的感覺一定有很大的分別。


吃的食物也不多講,吃完後就走到前兩天order了的維格取回所買的手信,團友們跟著便一箱箱的帶回車上。不過,原來維格也有他的故事,維格在2003年是沒有人買的,原因是他們的貨品沒有防腐劑的關係,只能保存15日,不能存放太久,所以其他人都會買新東陽當手信,因為新東陽可以放上半年,直到當年沙士期間,有一班港人滯留台灣,他們在機場沒有東西吃,而維格在機場的分店,有很多鳳梨酥就快過期,所以就分了給這班香港人吃,不只給他們吃,而且還送多幾盒防身,真的又食又拎。結果,這班香港人回到香港一落機,四方八面的記者就訪問他們,記者奇怪他們為什麼個個也拿著一袋二袋的黃色膠袋,便問他們這是什麼來的,結果他們回答:「這是台灣人送給我們的溫暖﹗」自始,維格便走紅了。


餅類的手信巳買過了,還有一些另類手信是Jackie給我們代訂的,就是鴨舌及八仙果,鴨舌不是平時我們在西門丁買到的「老天祿」,而是要電話訂的,叫做「魯香園」。由於Jackie講解了魯香園的鴨舌是獨立包裝,而且又沒有鈎,所以同樣的份量,就有多些鴨舌得到,而這款鴨舌對於Jackie的好處,便是可以賺多些commission﹙跟據某鴨舌專家分析,這款鴨舌真的比較起市面上的鴨舌好味﹚。


到皮獶展示館是最後的一個行程,至於我其實不想下車,但因為又怕各老人家受不住他們所謂的師傅遊說,所以我便要跟著下車看著他們,最後,不只是我們幾個沒有買,而是整個團也沒買,所以這班師傅給我們撚化了大半個小時,而且還要嗅我們的屁,因為有人在他們的廁所到此一遊﹙不是我,因為我在三德那裡巳經來了個大解放﹚。


以前我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會到台灣買皮褸,對是皮褸﹗原來我一路不知道他們說的是皮獶,而當作是皮褸,其實更不知道什麼是皮獶,直到上年某次與同學吃飯時才攪清楚。


下午四時左右便到達機場了,時間也差不多,因為還要checkin及機票的事宜等等,而且還要給時間予各團友收搭一下行李,跟著我們在機場逛了一會,便坐七時半的飛機回香港了。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