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 開心直航(二)

由於旅館沒有包早餐,所以我們便在酒店附近找找有什麼好吃,結果選上了老菜的高麗菜包及菜肉包,以及附近咖啡店的house coffee。老菜的高麗菜包真的很好吃,反而我覺得菜肉包太多肉,吃後很飽肚及有一點膩的感覺。





昨天還沒有介紹第一天的旅館 – 福泰桔子館前店,鄰近台北車站,樓下巳有小吃店,而房間雖然小,但很整齊及企理,要有的房內一應俱全,而且保安也做得很好,因為你沒有匙卡,便不能上房間,而且這間館前店是上年年頭才開業,所以房間亦很新淨。



退了房間,我們便安放我們的行李到第二晚酒店,跟住便再回台北車站等肥仔一起搭火車,目的地是瑞芳。而肥仔真的十分熱情,因為他想充當我們的攝影師及導遊,但原來他也是第一次坐火車到瑞芳,因為他們只會自己開車到九份,而原先打算去菁垌、平溪及十分遊覽一番,最後決定下次才去吧!因為不想旅程很趕時間的樣子。



可能太耐沒有到來,到達瑞芳站後完全沒有印象,可能太多遊客的關係,車站也不能太舊,所以整個瑞芳也像翻新了一樣,在火車站的對面,有一條長長的人龍, 那條人龍便是去九份、金瓜石的了。


可能是假期的關係,遊人非常之多,再加上好天的關係,遊人就更多。我們先來個「路芙」腸,跟著便走到接近山頂的阿柑姨吃芋圓,這個芋圓比較起東區粉圓 這個好味很多,雖然那些芋圓像加了顏料一樣(有地瓜色及紫色),但當吃了一口後,真的非常消暑,而且彈口非常,雖然我們沒有在他們那裡坐著吃,反而走到外邊樓梯的盡頭處坐著,一點也不覺得辛苦,而且還覺得很舒服的感覺。就在這條樓梯,我們邊吃,邊打屁(台灣流行語打屁的意思是聊天,不是真的在打屁),不得不提,肥仔打屁真的很利害,因為他可以打過不停,所以對著我們兩個比較小打屁的人,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很乏味,又或者打得不夠爽。





我們在基山街(在下車處而入的賣手信那條街便是基山街)及豎奇路(石樓梯)不斷的穿梭,看到了千與千尋的真實版,但可惜人多的關係,那種千與千尋的感覺巳沒有了,換來了卻是人來人往的景象,商業化得令九份只是來觀光及買手信, 而不是來遊玩的,因為連昇平戲院的門口,都巳經是變了給機車停泊的地方(收費的)。



原本想來個泡茶,還是放棄了,因為烈日的天氣很難再喝熱茶,反而我們在九份走了幾間商店及吃了紅糟肉圓,那個紅糟肉圓外表真的不吸引(外表像糕點),但原來內裡是熱熱的,而且還有南乳的醬料,很香口,下次再來可以再吃。跟著在基山街買了一點手信,便打算到基隆夜市,而在上車前,我與肥仔去了洗手間, 在他們的尿兜中發現了有一個黃色的甲蟲貼紙在尿兜上,用意是提醒大家放尿要準一點,不要亂射,肥仔還說他來香港前也沒有,是最近才貼上的,從黃色甲蟲我看到台灣人的創意及幽默(本想影那個尿兜,但肥仔叫我找一個乾淨一點的才影,結果忘記了)。



由九份到基隆,肥仔因為太累睡著了(今早五點才睡,七點又與他的女性朋友吃早餐),而我們則坐在最後排如過山車般,不斷的快速飄移及在窄路穿梭,肥仔落車時還說為什麼司機開得這麼慢。


基隆廟口絕對充滿台灣味道,香港的旅行團不會特別到來,因為泊車麻煩,地點又不算方便(如果來這個夜市,又要開半個小時高速才能回台北市),團友又容易走散,而這裡比較起台北市的士林及其他的夜市,無論食物的質數、價錢、種類,都是有過之而冇不及。





本來也打算回去再找表姐,但整天在戶外的氣力真的用了不小,而且酒店的房間還沒有check in,所以決定回酒店便不再出去了,由基隆的國光號回台北的中途站下車,我們便可以步行回第二晚的酒店 – 美麗信花園,不用再由台北車站才轉車回去,之前也攪不清為什麼香港的團沒有美麗信,因為cheap﹖因為價錢問題﹖這裡附近除了沒有什麼看及好行外, 整間酒店絕對是一流的,聽到他們的職員英語也很水準,而且還有能說日語的經理,總之這間酒店給我的感覺是很有香港的半島感覺。





美麗信的房間絕對正,很CEO的房間,比較起上次住的香格里拉,又是另一種的感覺,香格里拉給我很大、很寬敞、很貼心,而美麗信給我很CEO、很舒適、 很半島。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