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度 - 哀

今次旅行最悲哀的,莫過於要入醫院看醫生了!

今天再綜合所有的因素,由於第一晚及第二早吃得過量了,到了第二日的午餐時段在紅姐那裡巳覺得很不舒服,還拉肚子,回到酒店後,吃了兩粒過了期的喇叭牌,結果,真的不得了...

嘔了前所未有的多東西來,我覺得到的有早餐,有魚翅,每次嘔完,也巳為「嘔完了」,結果卻是一次嘔得比一次利害,其實人的胃可以裝很多的食物,不信下次吃吃過了期的喇叭牌便知道了,而肚子也拉了數次,旅行最悲哀莫過於此,那一刻真的嘔到令我覺得恐怖!

晚上,大家吃過海鮮餐,而我就沒有吃,在一旁睡著了,回酒店途中,我,Debbie及阿唐便下車,走入如五星級酒店般的醫院,在「酒店」大堂先行登記,跟著便上了三樓給男護士先行度高,量體重及量血壓,那一刻,我在想,我是在做body check嗎?

幸好,醫生也很細心,問清楚我發生了什麼事,而初時是我們的泰國導遊阿唐給我們翻譯,但不知道醫生是否覺得阿唐也不太對路(可能給我的病情加了很多自我意見,還記得下午嘔吐大作時,我除了受皮肉之苦,我的耳朵就更苦,唐哥又說我吃了椰青,所以這樣,又說水土不服,又說醫生一定會叫我打針,又說要釣鹽水,嚇到Debbie與「唐醫生」說一定不可以打針的,其實阿唐也只是吹吹水搵飯食),問我們是否懂英語,最後還是直接說英語算了。

而整個看醫生的過程,我們等得最久是結帳及取葯,足足有15分鐘,不是人太多,而是效率真的有點慢,如果真的重病,也真有一點危機。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