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彈雄心

看呢套戲真的看得很不爽,因為坐得太前的關係,我要不斷的「郁來郁去」,而且又吃的太飽,越看越想嘔,想嘔不是因為電影恐怖到想嘔,更不是因為悶到想嘔,而是坐位頂著背部,感覺到剛吃的食物完全消化不到;一離開戲院,想嘔的感覺全消。

說回這套戲的感受,首先不太明白這套戲為什麼能取得「最佳電影」,可能我不是生活在一個有戰爭的國家,可能我不是「老外」,所以我未能身同感受;戲中的其中一位主角出場時,導演又是用那些不要命/大美國的方式去表達那位主角,對這種表達方式雖然未致於討厭,但也沒有什麼好感;在戲中沒有特別的高潮位,像平平淡淡描述著一班遠在他鄉,不知為著什麼而作戰的軍人,而換來的除了優厚的金錢(我相信是)外,附帶便是受傷,再差一點的便是死亡;戲中還有一幕是說主角與當地的一個賣DVD的小孩產生了感情,說認真,那一幕真的有一點牽強。

此終我是一個「本地薑」,奧斯卡那些獎項只是一個「老外」指標,所以下次看看這個指標便算了,不要太認真吧!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