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趣談

其實不大喜歡搭地鐵,特別是繁忙時間,在地鐵車箱內給人壓得有氣沒氣;如果遇到一些「粗暴」份子,明明是巳沒有空間,也要給人大力的擠壓及推向前邊,而令他自己可以順利進入車箱傢伙(我曾經就因為給人「強暴」而與別人爭執),你便要最少與他角力到下一個車站;還有就是很多時候要近距離面對面對著不認識的人,感覺總是奇奇怪怪的;就算與認識的人一起,又生怕太近隔離對話,因為怕互相聞到「口氣」,所以遇到這個情況,我會先行吃一粒「爽朗」,免得對方難受(其實我是沒口氣的,請不要誤會XD)。

就為著要避開繁忙時間搭地鐵,我特意提早起身,提早返工時間,盡量去避開人潮;雖然返工可以避,但放工就唔想太遲放工,所以也被迫做「沙甸魚」;如果直接回家,我仍可以搭另一條線,去避開一點人潮,但如果要外出吃飯,便要硬做「罐頭」。做冬天「罐頭」,還好一點,如果是夏天的「罐頭」,我便會留意有沒有「肥胖」的人在身邊或曬得一身「紅皮膚」的中年男仕,否則我還是會走開一點(我相信不用寫得太清楚原因吧)。

昨晚放工,因為要出外吃飯,便要去做「罐頭」,幸好車箱不算非常人多,而我就企在一對情侶男的後邊(盡可能我會企在男人附近,免得瓜田李下),我如常的插著耳機聽著歌,那個女的突然「揇」著她的男友,而她的頭正正是在她男友的肩膀上,而方向亦正正是對著我,當時我與他們的距離其實是非常近,10cm的距離也可能沒有,所以嚇了我一跳,而且我與他們的高度又差不多,當時腦裡第一個想到的,是Tempo廣告中的那個「美女」,在迎望著廣告中的男主角及瘋狂地「lim」咀,等待著咀下去...
 


















我第二個的神經反射動作是當作沒事發生及死忍著笑,與及悄悄向後行;但當去到另一個車站,那個女的又再一次「Tempo女」上身,那一刻,我與她有眼神接觸,我目光開始轉移去我手上的電話,但我的咀卻出賣了我,因為我一想到「Tempo女」就笑了出來,結果,我唯有裝作是一個聽歌聽到在傻笑的白痴男。

3 comments:

卡臣 said...

你時運低啦
bless you

l.minor said...

多謝卡臣兄大駕光臨!
最近真的時運低!
Thx...XD!!!

隨風 said...

哈哈。好搞笑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