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趣談3












時間發生在今早,我如常的上班,如常的排隊等待出閘,我在我的隊中排第三,在我前邊的人如常地出閘,但我留意到左手邊的閘口人龍卻完全沒有郁動的狀況,當時看到一位女仕站在閘前,將她的手袋放在出閘機上進行「全身掃描」,可惜那部出閘機很不濟,因為在短短的兩三秒間,她巳替她的手袋進行了「三週半轉體」,從那個「三週半」的動作,我感覺到那位女仕在說:「係呢度!唔係?係果度!又唔係?一定係呢度!!!我頂!@#$zx...」,很可惜仍是找不到,直到我通過閘口的一刻,我俏俏的偷看她,她的表情仍很不相信出閘機為什麼會找不到她的八達通,是否出閘機有問題?因為我沒有足夠的時間,所以我沒有留意到在她身後的那位男仕的表情,但應該也是:「我頂!@#$zx...搵完未呀!?」

係呢度,好想贈果位女仕兩個tips:
1.    下次想出閘機detect到張八達通,可以幫張八達通搽定“花士令”,因為我見d人過e道,如果detect唔到手指模,都係搽“花士令”,應該work掛!

2.    向港鐵投訴,為什麼出閘機sensor咁差,detect唔到佢手袋張八通通,係咪一定要拎張八達通出黎過先得?又或者有冇方法設計一個出閘機,係唔洗攞張八達通出黎過?(港鐵應該唔會回覆叫佢張八達通放係佢個pat pat度掛?)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