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蟲後記

最近全城新聞焦點都係「膊頭」唐,大概幾日前才炒得全球都熱哄哄嘅「零輸豪」巳暫時放低(可能今日他又會再熱起來,又有比賽啦~);而幾星期前的「蝗蟲」論嘅民憤,巳經唔見踪影。

一個親身經歷,前晚繁忙時間如常坐地鐵返屋企,一班祖國同胞企係我身邊,入邊其中一個女同胞-A 企係俾車入邊嘅人出黎嘅位置,同一時間女同胞-B 就話俾佢知,果個位置係應該俾車入邊嘅人出黎,唔應該企果度,結果女同胞-A 就乖乖企番去,隔咗陣,又有男同胞又企果個位,女同胞-B 就教導佢唔應該企果度,佢都一樣企回去,果一刻我突然想到了張堅庭、也想到了校長laulong。

一個文化同教育問題,當生活嘅地方無一種咁嘅文化,佢地去到另一地方做番佢地嘅行為就會變成異類。情況就好似去日本,行百貨公司時,總會聽到d香港人大聲講野(我係唔講野,所以我唔係佢地XD),果一刻我地會被人標籤為異類。唔知,又無人講, 所以就會用番自己用開套規則,除非有人特別去話俾佢地聽唔應該咁做。

p.s. 入車箱嘅一刻,我對佢地行咗個「注目禮 」,希望佢地唔好誤會啦...XDDDDD

20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所以我曾經寫過:

當富良野的花田成為香港人的後花園
又當層雲峽溫泉成為香港人的浴室後

我都無咩興趣去囉!

Ebenezer said...

香港人大聲講野呢種陋習,睇怕都好難改喇。

l.minor said...

the inner space:
要search下你篇文參考下先

不過我自己咁睇,祖國同胞只要教導下,其實並唔係我地見到咁差嘅

l.minor said...

Ebenezer:
我覺得大聲講野係最難頂,特別係巴士上邊,個個訓覺之時,突然一個電話黎,就係人都知佢嘅野!所以我自己一個時,通常都帶住earphone,隔下d我唔想聽嘅野

laulong said...

感謝提到在下咯!

行為規範是教出來的,入鄉隨俗,只要有人告訴甚麼是俗,我就會去遵守。

正如喺泰國唔可以摸細路仔個頭,講咗,我就知咯!

the inner space said...

》》要 search 下你篇文參考下先!

大哥不用喇,我 2012年2月21日 上午11:08:00 的意見,click 我個賤名,已經做了個連結!

largeheadboy said...

好彩我慣咗講野細細聲~

平帆 said...

大聲說話時未必發現自己正騷擾別人,但站在通道必會與對方對望,所以後者若故意不走開,可以斷定是自私的表現。

新鮮人 said...

教得聽仲好,
只怕教唔聽鬧返人轉頭頭居多。

ayclui said...

我去日本最怕遇到大聲講野嘅/ 慌死執輸果種香港人,好彩我唔係去D 熱門地方啫~

l.minor said...

laulong:
行為係真係可以教導,所以香港下一代,就靠哂你地!

l.minor said...

the inner space:
睇咗你篇舊文章,正呀!

l.minor said...

largeheadboy:
但你大大隻XD

l.minor said...

平帆:
我又比較小遇到,但扶手電梯,就經常遇到d人阻路

l.minor said...

新鮮人:
一樣米養百樣人,總會遇到d咁嘅人,如果係街見到陌生人,我就唔會出聲,自討苦吃呀!

l.minor said...

ayclui:
特別係去到一d地方,一聽到有人大聲話樣,通常都係香港人

上次去札幌行程最後兩三日,係市中心shopping,遇正香港的旅行團,當然大聲講野又再出現

五珍 (Jan Ng) said...

入鄉隨俗係應該嘅。

naruto said...

啱啱番嚟啦,感受最深;日本好靜,落機到香港,即刻好嘈

l.minor said...

五珍:
係呀,如果唔係就俾人歧視

l.minor said...

naruto:
會唔會返到黎好唔慣呀?